主页

吃不消:这男人象个管家婆(3)

  圣诞节那天公司聚餐,我回家已经深夜一点。一进门,他笔直地站在门口,我问他怎么还没睡啊?他却阴阳怪气的把鼻子凑到我的身上闻起来。我不解地问他在做什么?他说想看看我回来的状态。其实当时我心里很厌恶他的做法,但为了息事宁人我就假装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,于是去洗澡,当我洗完澡出来时却看到他正在翻我的包。甚至将纸巾一张、一张地伸展开,看里面藏有什么东西,我内心有被侮辱的感觉,也是在那刻,突然发觉自己内心的那个限,被眼前的行为撞破,我心里好绝望,当时虽然很生气,但却压制了自己的愤怒,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十点,上班显然是迟到了,他已经去上班了。枕头旁放着一张字条:“宝贝,牛奶和煎蛋,已经准备好了,在厨房里。起来一定不要忘记把它们吃掉,不要让我为你担心。因为太爱你,所以太怕失去你,我愿意顾你,愿意享受被你依赖的感觉,我已经很久感觉不到你对我的那种依赖和需要了,真希望我们能回到从前的生活,能为了我把工作辞掉吗?爱你的文晓光。”

  每天,他都是这样悉心地照顾着我,也是因为这些点点的感动,让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需要这个男人、那么的依赖这个男人、那么的不舍离开这个男人的怀抱。

  看到字条我有些生气,因为觉得爱和工作应该是两回事,我是一个需要工作、热爱工作的女孩子,我可以死心塌地的爱他但绝不会因为他而不去工作,做家庭妇女,在这样竞争激烈的都市里,尽管我们有很安逸的生活,但我也要去奋斗,也不得不透支生命般的疯狂工作。我不可能再是校园里的无忧无虑的学生,浪漫而不食人间烟火。我能做的,只是趁着年轻多挣些资本,让我的生活与父母对我的培养成正比。

  我没有答应他让我辞职的要求,这是我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愿做事,他感到很受伤,觉得我不爱他了,我很无奈,慢慢的他开始变得神经质,开始在我上班时间给我打电话,几乎是隔两个小时一次。如果碰上我开会或着去洗手间不带手机的情况下,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他就会打到同事那里,很仔细的盘问我的去向。后来,我的手机一响同事们就会条件反射地说:“注意了!注意了!查岗了!查岗了!!!”

  有一次,我在开会,没拿手机,他打前台的电话,非要前台找我接电话,不然就来公司闹,我实在忍无可忍,气急败坏地对他喊到:你还有没有自尊?我一直在公司开会,你到底在怀疑什么?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?你这样的束缚我,我已经受够了,让我害怕跟你在一起,请你放了我吧!

  回到家,他向我提出一个条件,以后我的手机要随时让他检查,不许删除电话记录。我答应了,我天真地想,如果这样能消除他的猜疑,能稳定我们的感情,我愿意这么做,因为我本身就什么都没有,只是工作。

  事与愿违。这个荒唐的约定,从生效的第一天起,就开始加速了我们感情裂变。他会因为一个他不认识的电话而再三追问,甚至有追查三代的决心。他甚至会因为一些同事间开玩笑的短信而逼我解释。每天我们见面的内容全是这些。慢慢的、慢慢的我真的累了,累得无力解释。工作累了一天回家还要接受审查,我不再响应他无聊的审问。我对他说,我们在一起熬心血并不开心,与其两个人在一起不开心,不如一个生活。我们还是分开吧。

  说到这,我看到丫丫苍白憔悴的脸上,泪不自主的滑落。我知道、我也能够了解他们的感情状态,他们依然是很爱彼此的,只是文晓光爱的方式太自私、太狭隘了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真爱?他们形影不离时的开心,他们互相爱慕的享福……所有那些曾经的温暖场景依然会不时地浮现在我眼前。而现在在他们彼此心中留下的只有怀疑的目光、争吵后的伤害、爱过后的疲惫。